塞博二十八

(一)

赛博28星年。王宁变成了精神小伙。凡尔赛文学院毕业。经过重重考验,王宁最终达成奋斗者协议。大家尊称他为:九九六。

这是努力工作的福报。赛博星系联盟赏赐的高光荣耀。毫无疑问。王宁非常自律与优秀。

我该走了。零时星舰已到达泊位。你肯定没见过星系最美的夜空?

光速飞行三小时。王宁到达罗伯特太空站。奋斗者站在高台上大声对奋斗者喊:奥利给!奥利给!奥利给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王宁快速加入队伍打螺丝。今天大家将把每日工作十六小时的极限拉满。

暗无天日鬼车间,夺命销魂流水线。和普通青年相比,王宁忙碌加倍,蜂群组织工作体验前所未有,高度效率赋能幸福美满。

“Duang!”工作队伍突然有人躺平在地上。一位头发蓬松的高管迅速上前探视。她捋了捋倒地男子的工牌:“打工人,快把他送到ICU抢救”。

王宁作为围观群众,隐约感觉有些扎心:“老铁,下一个倒下的人会不会是我?”

女高管蹲地又起身,丰满凸显的蜜桃臀令人不忍直视。作为罗伯特太空站气氛组颜值担当,她早已远近闻名。纯欲天花板,可甜可咸。此时,她忽然调头认真看向我。

女高管确认了眼神:“王宁?”

王宁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。人生或许总是这样。惊不惊喜。

王宁:“韩梅梅?”

女高管:“Em……”

王宁:“赛博人不骗赛博人。”

王宁:“韩梅梅,你别再迷恋哥了。哥只是一个传说。”

女高管:“滚犊子!普信男,谁给你的勇气?”

王宁:“淡定。人艰不拆。”

女高管:“宁!友谊的小船别说翻就翻好吗?我们周一见。”

(二)

这是王宁首次逃离罗伯特外出打酱油的一天。韩梅梅说我需要请假去骨科医院。太空站组长龙熊宝并未多想了解一下。总之,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韩梅梅今日穿着齐屁小短裙。她是思域老司机,车速很快。窗外漂浮的网抑云偶尔让人感到小确幸。王宁突然忍不住吐槽:“我们去哪里?”

韩梅梅:“我们去秋名山打卡。你喜欢大海。”

王宁本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,听闻此语不禁怒从心起:“我们一起爬山吗?明人不说暗话。”

韩梅梅:“你幸福吗?”

王宁:”神马都是浮云。与你无关。”

韩梅梅:“你没有等我长发及腰。”

王宁:”是你先做了头发。”

韩梅梅:“你良心不会痛吗?终究还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。”

王宁:”怪我咯?你真让人涨姿势。”

韩梅梅:”分手就分手,你为什么带走电饭煲?”

王宁:”人艰不拆。有些事说多了都是泪。”

韩梅梅:”我嫁给了李磊。”

王宁:“因为他爸是李刚?”

韩梅梅:”我那时候很傻很天真。跟你分手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。现在我不会再爱了。”

王宁:“纳尼!不是有楼有高潮吗?你也算实现了人生逆袭。”

韩梅梅:”你说话很黄很暴力耶!人家用小拳拳捶你胸口。”

王宁:“小仙女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”

韩梅梅:”不管你信不信。我反正信了。我们且行且珍惜。”

王宁:“有内味了。出来混始终要还。”

韩梅梅:“什么仇什么怨,你为什么酱紫对我?”

王宁:“我不是祖安人,没你们城里人会玩。人生真是一场杯具,我以前还想偷电瓶车养你。阿西吧!我就是一条舔狗。”

王宁的话让人有些破防。韩梅梅十动然拒:“这么多年,时间都去哪了?你还是那么逗,爱情其实只是一场买卖。”

王宁:“次奥,我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。”

王宁婉拒了韩梅梅更进一步的爬山邀请。画面太美,他不敢看。此刻,他只想静静。

(三)

静静是王宁老婆。作为隐形贫困人口,他们蜗居在D8城中村。王宁推门归家,老婆正在蹲刷短视频。

王宁:“你盆血不要久蹲伤腿。空了收拾收拾屋子。”

静静:“你就赚那点钱?我很难帮你办事喔!王宜楷不同样和你一起上班,你看看人家怎么打造IP,掌握流量财富密码。”

“王宜楷这个大烧饼!一天就知道故弄玄虚。”

王宁强忍蛋定,他本计划今晚观看的骑兵电影也只能暂时弃坑。

湛蓝贴纸与锈迹斑斑金属窗框剪裁的半角天空,一条干直磨破了的硕大内裤斜套在衣架悬于头顶之上,旁边晾晒的胸罩钢圈也变了形,王宁龟坐在门槛上默默点燃一根香烟。有谁知道哥抽的是寂寞。

(四)

一夜躁眠。王宁想找王宜楷寻仇。绝绝子,愤怒的情绪已经让他忘了王宜楷是他大表哥。

罗伯特太空站人潮络绎不绝。不明觉厉,又有一团吃瓜群众在围观什么?女高管韩梅梅在现场紧急指挥。王宁箭步上前求真相,原来是屌丝黄碧强过劳正被抢救,他为了葬爱家族真的蛮拼。

韩梅梅:“靓仔,Hold住!你还没有实现人生小目标。”

黄碧强:“我只是工具人而已。”

韩梅梅:“你不是工具人。你是后浪。”

黄碧强:“我读书少,你别骗我。我现在只想要秋天第一杯奶茶。”

韩梅梅:“这样看来是我草率了。”。

黄碧强:“我不想努力了。富婆,求包养。”

韩梅梅:“你不要这样无节操。”

黄碧强: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韩梅梅:“毁三观。”

黄碧强: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。”

韩梅梅:“你真是戏精。为何放弃治疗。来人,快把他带走!”

黄碧强:“我信春哥得永生。”

此情此情,王宁大为感慨,顿感菊紧。他钻进人众叫道:“强几强几,单身贵族,我是杀马特宁。你还好吗?我没想到撩妹还有这种操作,深藏功与名。”

黄碧强:“宁,你不要脑洞大开。其实我也是萌新。你说我会火吗?我要做网红。”

王宁油腻回复:“强,相信自己,你阔以。”

(五)

忽然狂风大作,外层空间的火星射来一道光线,差点闪瞎大家的钛合金狗眼。一个弓虽马叉虫的伟岸身影站在远处沙雕之上,全程高能,一股霸气隐隐约约外露。

王宜楷缓慢调转了洗剪吹的发型道:“YYDS!”

王宁饮恨心中又无能为力。他像小学生一样走向王宜楷:“大表哥,你碉堡了!”

王宜楷不屑:“骚年,表说火星文好吗?你造吗?强几表碧莲的行为让我很有鸭梨,我在家躺着也中枪。常年道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”

王宜楷突然仰天长啸:我求合体。走你!随即一台地图炮对黄碧强进行了降维打击。

黄碧强随即被人抬走。气氛组稍作安静。远方却传来了龙熊宝的阵阵呼喊。

(六)

龙熊宝:“王宁,你这个大猪蹄子!你摊上大事了,快跑!”

李磊带着大队人马正从远处冲来。

说时迟那时快。王宁只得无奈给王宜楷跪了,“dddd!”

王宜楷不明所以。王宁已威胁皮皮虾说:我们走!

(七)

王宁被李磊跨省擒获时,他正在旅馆单手打字,他以为访客是查水表的物业维修人员,结果是李磊请他喝茶。

王宁被带到罗伯特太空站404号房。房内还有龙熊宝与韩梅梅。

李磊愤怒上前给了王宁几个大嘴巴子。啪啪啪!

李磊:“你俩昨天有木有PY交易?”

王宁:“木有。”

李磊:“那她约你干嘛。你们怎么认识?”

王宁自带主角光环:“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你妹!”

李磊:“原来她是你妹!”

王宁正准备解释,龙熊宝上前又扔了他一肩掌。“原来你是韩高管老哥啊!你丫的怎么不早说。”

李磊:“看来是我想多了。梅梅昨晚说车坏在秋名山,她找人修好了。”

现场只留下王宁一人很方。

(八)

王宁平安归家的消息喜大普奔,王宜楷亦不用再操碎了心。王宁作为全村人的希望,王宜楷带他进站打螺丝。王宜楷曾接过王父亲手递来的华子,肩上责任重大。作为同乡,龙熊宝虽然也在罗伯特太空站,但他外出务工时间早,早已不是我们的兄弟。

此事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。王宜楷托龙熊宝探视老弟扣押的消息,李磊就曾暗自指示王宜楷人肉王宁。信息量极大,谁叫王宜楷是零零七!

王宜楷想摸清事情来龙去脉。他约王宁晚间去烧烤摊腐败。

王宜楷:“我怀疑你在开车,但是我没证据。”

王宁:“你认为有这样的好事?”

王宜楷:“你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。”

王宁:“人在广东漂泊十年,我们早就凉凉了。”

王宜楷:“她喜欢高富帅。”

王宁:“这主要看气质。”

王宜楷:“我也是醉了!”

王宁:“确实有钱就是任性,这是社会潜规则。”

王宜楷:“真香!”

王宁:“拼爹伤不起!好嗨哟,仿佛人生达到了高潮。”

王宜楷:“我节操碎了一地。”

王宁:“往事不堪回首。我太难了。”

王宜楷:“那你们最后做了什么?”

王宁:“互相伤害。”

王宜楷:“你到底是时间管理大师还是贤者?”

王宁:“你别再说那些虎狼之词。人间不值得。”

王宜楷:“究竟是谁帮韩梅梅修了车?”

王宁:“你又一言不合就开车。”

王宜楷:“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”

(九)

回家路上,王宁收到罗伯特太空站的解聘简讯。站方以他违背工作人员亲属关系为由将其解聘。王宁有些泪目。

王宁老婆静静早已在家等候多时。

静静:“你是魔鬼吗?原来我一直被你安排的明明白白。”

王宁:“你不要自行脑补,我们什么事都没做过。”

静静:“你们有freestyle吗?”

王宁:“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?”

静静:“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。”

王宁:“事情都没有实锤,你就甩锅。”

静静:“呵,男人。”

王宁:“原来爱真的会消失。”

静静:“好。我很丑,那我走!”

望着静静离开的背影,王宁一言不发的葛优躺进沙发。哪有岁月静好,生活不过是满地鸡毛。

(十)

翌日一早,王宜楷做为老哥来劝架。

王宜楷:“静静离家出走的事,你家人都知道吗?你还不赶快把她找回来。”

王宁:“静静是我见过最单纯的女孩。当然是选择原谅她了。其实宝宝心里也很苦。”

王宜楷:“这些破事,你自己处理。我昨晚听说你被优化了?”

王宁:“嗯嗯。”

王宜楷:“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不如从今天开始黄袍加身,当一名骑手也可大富大贵。”

王宁:“我信你个鬼。”

王宜楷:“那我先找龙熊宝算帐!”

(十一)

王宜楷彻查了王宁。原来他真是一个图样图森破的小男孩。王宜楷回忆相关情节。极思细恐。那夜的秋名山上是否真有多人运动?

王宜楷带着资料去见李磊之前,他与龙熊宝相约天台。

王宜楷:“为什么空间站要优化王宁?”

龙熊宝:“肿么了?他违背了工作人员亲属关系手册细则。”

王宜楷:“你难道不知道他有木有违背?”

龙熊宝:“我确实不知道。”

王宜楷:“你知道的。”

龙熊宝:“你也知道的。”

王宜楷: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龙熊宝:“我们把格局打开,变更赛道难道不好吗?今天你也将从伟大的空间站毕业。”

王宜楷哈哈大笑:“原来小丑是我?”

“狗带吧~!王宜楷!”

一股硬核正能量忽然从远处袭来!王宜楷躲闪不及被击飞数尺。他用尽洪荒之力才单手抓住绝壁。

龙熊宝回头伙呆:“黄碧强。你真TM是个狠人!”

黄碧强:“挖掘机技术哪家强?”

龙熊宝想拉王宜楷上来。奈何体力难支。

王宜楷渐渐松开了龙熊宝的手道:“熊。你懂的!886。”

他下坠时隐约有人听见他默念:“元宇宙!”

至此以后,王宜楷仿佛彻底消失了。江湖中到处留传着他的故事。唯独王宁把他记在心上。

王宁认为大表哥还安然无恙。他应该穿越了。

他到处散发寻人启示传单。上面写着:“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。社会原来从不讲武德。”

请大家为王宜楷盖楼。不转不是塞博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